电影是情怀更是野心 北京文化业绩对赌结束即变脸

  • 长江商报
  • 2021-09-18 08:26:39
咪乐|直播|最新名称 4招教你“捡漏”记者从铁路部门了解到,每天大约有5个售票高峰时间,分别为9:00~9:30,11:30,13:00~13:30,14:00~14:30,16:30。

带着情怀投身电影的宋歌,在资本的裹挟下一路狂奔,却摔得满目疮痍。

8月27日,北京文化(ST北文,000802.SZ)被查出2018年虚增收入4.6亿元,虚增净利润1.91亿元,董事长宋歌等当事人被予以行政处罚。

此事还未了结,国家税务总局又发布消息称,已查明郑爽偷税、逃税的行为,处罚款共计2.99亿元。

国家税务总局表示,北京文化存在涉嫌为郑爽拆分合同、隐瞒片酬提供方便,帮助郑爽偷逃税款等涉税违法行为,税务部门也已依法另行立案处理。

事实上,在宋歌的带领下,北京文化曾推出了《心花路放》《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一些优秀电影,在二级市场上曾颇受投资者追捧,但因为财务造假等违规违法行为,公司已处在崩塌的边缘。

电影是情怀更是野心

宋歌并不是科班出身,电影对他来说,是情怀,更是野心。

1990年,宋歌从清华热能汽车系毕业后,先后从事过通信产业和互联网相关的投资,这些投资让他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

宋歌父母都在央视工作,高考填报志愿时就只考虑清华和北京广播学院,投身电影行业既是受家庭环境影响,但也是精明的打算。

宋歌说,在2007年的时候他就想过,“我做什么产业能够在10年内做到中国前三,答案只有电影。”房地产、保险、金融需要人脉、政府关系、资本的多方积累。互联网企业,一万个里出一个,都不合适。

最初,宋歌与人合伙成立了完美时空影视公司,力排众议做了小成本电影《非常完美》,票房接近一个亿。但公司合伙人认为电影行业风险太大,想做电视剧。于是,2010年,宋歌接受王健林的邀请,加入了筹备中的万达影视。

“电影行业就是模仿美国的经营模式,模仿好了就成功”,在万达时代,宋歌心心念念想做行业的垂直整合,学习美国电影业在派拉蒙反垄断法案出台前的模式,做一家集院线、制片和经纪于一体的影视公司。

但2009年中国的电影票房还只有62.06亿元,影片破亿就能成为新闻,影视公司利润很也低。

垂直整合如今已经成为行业风向,但各个环节的费用也早已水涨船高,宋歌当年用150万就拿到了《鬼吹灯》的版权,而此类大IP今日的售价早已跨过千万门槛。

在他曾经的构想中,用10个亿买下最顶尖的一批导演和经纪公司就能实现整合。但随着影视行业的“通货膨胀”,这项工程已经很难再由单一主体完成。

整合式的打法难以再现,宋歌却在北京文化论证了另一种成功模式,以数据和模型为基础,为导演提供定制化服务,精准制造爆款,实现弯道超车。

对赌完成后业绩变脸

2013年,宋歌与杜扬创办了摩天轮文化传媒,同年后者被北京文化收购,之后宋歌出任北京文化的董事长和总裁。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游”,1998年登陆深交所主板市场。

之后京西旅游情况并不乐观,四次尝试与房地产公司进行重组,对象包括天津戈德、华远地产、中迈集团、北京昆仑琨。

最后,只有昆仑琨的重组在2005年完成。北京昆仑琨是门头沟区永定镇冯村经济合作社的独资企业,重组完成后“京西旅游”更名为“北京旅游”。

但这次重组并没有扭转亏损局面。直到2010年7月,华力控股出资约5.38亿收购公司26.67%的股份,加上在二级市场的交易,最终以27.42%的持股比例拿下北京文化的控股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北京文化2014年分别以13.5亿、7.5亿收购娄晓曦的世纪伙伴和王京花的星河文化,其中娄晓曦曾为华谊兄弟影视剧负责人,王京花也是金牌经纪人。

随后,凭借着在《心花路放》《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项目上的成功,北京文化迅速跻身一线影视公司。

对于这些成功,宋歌没有故作谦虚,他直言自己对电影票房的预判能力很强。

判断基于的是数据和模型,宋歌会研究不同类型观众的偏好,以及不同时间全国范围内票仓的分布,通过数据建立各种模型,“有的片子就是给全球那1000个评委看的,有的片子是给知识分子看的,有的片子就是给老百姓看的”。

但有意思的是,这些大爆电影带来的营收并未转化为北京文化的利润。实际上,北京文化近年的利润主要靠三家收购而来的公司。

北京文化这几年的主要业绩即由摩天轮文化、世纪伙伴及星河文化三家被收购公司贡献。2016年、2017年,北京文化营收分别为9.27亿元、13.21亿元;净利5.24亿元、3.2亿元。其中,2017年摩天轮文化、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的业绩承诺分别为0.4亿(实际完成0.35亿)、1.5亿(实际完成1.5亿)、1亿(实际完成0.85亿),三家公司实际贡献利润达当年利润的84%。

北京文化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7年,上述三家公司累计业绩均压线完成承诺。

业绩对赌完成后,北京文化即业绩变脸,公司2018年至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23.06亿元和-7.67亿元。

深陷财务造假半年报遭独董反对

2020年4月,在北京文化发布年报巨亏公告同日,世纪伙伴官微突然发布实名举报信,震惊了市场,也拉开了北京文化的“财务造假风波”序幕。

娄晓曦举报宋歌等人涉嫌背信损害北京文化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2020年12月,证监会依法对北京文化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立案调查。

2021-09-18,北京文化股票简称由“北京文化”变更为“ST北文”。

8月27日,北京文化发布关于收到北京证监局《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

经查,北京文化子公司世纪伙伴在2018年虚假转让《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两部电视剧的项目投资份额收益权,虚增收入4.6亿元,虚增净利润1.91亿元,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证监会拟依法对北京文化及董事长宋歌、董事张云龙等17名当事人予以行政处罚,并对时任副董事长娄晓曦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8月27日,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消息,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查明郑爽2019年至2020年未依法申报个人收入1.91亿元,偷税4526.96万元,其他少缴税款2652.07万元,并依法作出对郑爽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的处理处罚决定。主要涉及其于2019年主演电视剧《倩女幽魂》的片酬。

此外,北京文化存在涉嫌为郑爽拆分合同、隐瞒片酬提供方便,帮助郑爽偷逃税款等涉税违法行为,税务部门也已依法另行立案处理。

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倩女幽魂》为ST北文带来3.58亿收入(税后),该剧在发行播出。公司在回复交易所年报问询函时声称,这部分收入来自于转让《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

近日,北京文化发布半年度业绩报告称,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2157万元,同比增加 281.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506万元。

北京文化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取得电影《沐浴之王》等影视项目部分收入,受电影项目收入确认周期影响,电影《你好,李焕英》等影视作品尚未计入上半年业绩。公司通过优化业务结构,积极筹措资金,归还银行借款,加强往来款催收工作,有效降低公司成本费用,使得本报告期业绩同比减亏。

不过,对于这份半年报,北京文化独立董事褚建国表示,无法保证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褚建国认为:“鉴于本人对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持反对意见,且财务报告存在连续性,而根据公司提交董事会审议的相关资料和本人要求公司提供的补充资料,本人无法确定其对公司2021年半年度报告的影响。此外,公司未能提供东方山水项目相关文件,本人无法判断其对公司2021年半年度报告的影响”。

随着北京文化经营恶化,股价也跌宕起伏。北京文化曾在2021-09-18最高冲至42.71元/股,到2021-09-18股价已跌去近九成,市值也跌落至如今的31.36亿元。

分享到:
?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联系邮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广东海新律师事务所 刘海涛 律师

粤ICP备18023326号-36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


百度